童裤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童裤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北漂女孩的爱情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24:53 阅读: 来源:童裤厂家

梁红考上了北京大学,这让他们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欢腾了!这也难怪,她是他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,且又考上了北京大学,容易吗?老村长自豪地说:“咱们穷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!”梁红爹流着激动的眼泪,万分感慨地道:“我们梁家从梁红起可以跳出农门,结束世世代代种地的历史了!”家里把喂养的几头猪卖了,凑足了她第一学期的学费。她娘语重心长对她说:“娃啊,你可要为爹娘争气,再苦再累也要在北京扎下根!”

梁红始终没有忘记家里的嘱咐,刻苦读书,第二学期就拿到了奖学金。在大学的四年里,她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不怕失面子,把同学扔掉的旧衣裳旧皮鞋捡来穿,难得吃一回肉。人家周末三五成群地去娱乐城玩,去飙歌,她却一头扎进了图书馆。班级里的女同学都有男朋友,花前月下卿卿我我,她没这个福份不说,由于疏于打扮,同学们背地里都叫她“丑小鸭”。但就是这只丑小鸭,毕业时的成绩名列前茅!

现在摆在她面前有两条路,一是继续深造,考研究生;二是参加招聘会,找份适合自己的工作。最后她选择了后一条,因为根据家里经济条件,她应早点工作赚钱买房子,在北京扎下根来,以后好把爹妈接来,让他们享享福。

一家外贸公司到他们学院来挑毕业生,看了每位学生的成绩单,结果她被幸运地选中了!接下来参加面试,负责招聘的是公司的人事科长,叫傅平,问了她家里的一些情况后决定要她了!她喜出望外,连声向他道谢。傅平说:“不用谢我,因为你成绩很优秀,我就喜欢读书刻苦的人。另外我也跟你有差不多的经历——也来自农村,好不容易成为了城里人。”她听了更是感激,觉得他人好。

她到公司上班不久,傅平便调到贸易二部当主任,他把梁红调过去,让她担任自己的副手。梁红很快就熟悉了业务,干得很出色。傅平夸奖她说:“我没看错人,你是一块金子,放到哪都会发光。”“是你带得好。”梁红谦逊地说,“再说我不努力也不行,我要在北京创个根据地,这样我们这个世代农民的家庭才有希望。”傅平鼓励她说:“你会成功的。”

梁红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,把一部分寄回家去,然后双休日上街给自己买衣服。她左挑右拣,最后买了一件价格便宜紫颜色的套装。她在镜子前照了照,相信“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”这句话了。镜子里的她毫不比大学里的“系花”逊色!本来她脸就不黑,被紫红颜色一衬托,真似一朵娇艳的月季花!她一下找回了自信,喃喃说:“我本来就是个不错的女孩嘛!”

她星期一到公司上班,傅平竟看着她发了呆。她被他看得挺不好意思,忙转过身去:“怎么——不认识我?”傅平从失态中回过神:“真有点认不出来了。其实你很美,因为平时不打扮所以突显不出。你穿这件衣服很得体,有种清纯的美。”她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:“哪有你说得那么好?你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?还不到八十块!”“噢——”他也忍不住笑了,“可见价钱贵的衣服不一定穿在身上好。梁红,你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,谁娶上你真是福气。”

“谁会要我这个穷山沟来的北漂族?”她苦笑着摇头,“在北京上无片瓦,下无寸土。所以不精打细算不行,创个根据地这么容易吗?”“慢慢来嘛,相信你会成功的。”“傅主任,你这么能干,妻子一定也很出色。”“出色啥呀?她在乡下。”“乡下?”她感到突然。“我们青梅竹马。”她更是对他肃然起敬:“傅主任,你良心真好!不嫌弃妻子是乡下人。”

因为工作上的需要,梁红和傅平几乎天天在一起,每星期有好几次饭局,傅平都带着她出席,教会她应酬、喝酒,还对她说:“像你这样的女业务员没有一个不能喝酒的,而且比男人还会喝!只有这样才能签到合同做成生意。”她听得很认真,明白陪人吃饭喝酒也是工作。

一天他们陪一个老外喝酒,上来就是一瓶XO!大家都喝得很多,梁红不敢拒绝那个老外,凡敬她都老老实实喝了,结果醉得不知东南西北。傅平扶她回宿舍,把她放到床上,自己竟也“撑不住”躺了下来。

翌日梁红醒来,觉得下身撕裂般的疼,一摸肿了,还有血,吃了一惊!侧头见旁边躺着傅平,便知是怎么回事,不由伤心地哭了。傅平醒来,抱歉地对她说:“对不起,酒喝多了,以为旁边是我老婆就``````你多躺一会儿,今天就不用上班了。”说完他穿衣起来,走了。

他就这么轻描淡写解释一下,跟没事一样。要知道他夺去了她的贞操,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哪!她心里很气,却又无奈,因为他是她的顶头上司,又有恩于她!终于她叹了一口气,认了,命,那是命哪!下午她去公司上班,傅平讨好地给她冲了一杯咖啡,又拿出一个信封给她:“这是公司对你这个月工作的奖励。”她清楚他是怕她不收找的借口,顿时感到耻辱,两千块钱出卖了自己的处女之身哪!

几天后他们又有应酬,她又喝多了,他照例送她回宿舍,又在她旁边睡了。她反抗了几下没用,便顺从了。接下来她变得麻木了,甘心情愿做了他的情妇。俗话说:没有不透风的墙。他们的事情公司里人人皆知,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傅平也昏了头,竟半年没有回家,他老婆找到公司来了!他慌了神,忙安排梁红去外地出差。

傅平的老婆可不是省油的灯,她来公司是有人给她透了信,别看她是个农村妇女,一张嘴厉害得像刀子一般,找到公司老总向他要梁红:“那个小三呢——别以为我在乡下不知道?她勾引我老公已不是一次两次?每次都是假装喝醉酒,要我老公送她回宿舍,然后就上床。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女人?还是个大学生呢,读书读到屁眼里去了!”

老总见她知道得这么清楚,没辙了,只得把傅平叫了来。她把傅平骂了个狗血喷头: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陈世美!你念大学是谁供你的?还不是我起早摸黑在田里忙,养鸡养鸭又喂猪,省吃俭用来供你?现在见到年轻漂亮的姑娘就变了心,你的良心喂狗吃了?”她话到手到,“叭!”给了丈夫一个响亮的耳光!

老总的脸沉了下来:“要不是看在你工作积极对公司有贡献的份上,我就把你开除了!你怎么能抛弃糟糠之妻呢?而且妻子那么有恩于你。当然这也全不是你的错,要知道梁红是在利用你哪,她想在北京扎下根!”

傅平千不该万不该,不应顺水推舟,将责任推在梁红身上,唯唯喏喏说:“是,是,你批评的对,是我警惕性不高,上了她美人计的当,我对不起妻子,对不起公司领导,对不起``````”

梁红回来后老总找她谈话,炒了她鱿鱼!她知道事情真相后,恨得咬牙切齿,找到傅平:“你还算是个男人?坏了我的处女之身,还倒打一耙,说中了我的美人计?你扪着良心问问自己,事情是这样吗?”傅平被她斥得满脸通红哑口无言。

就这样梁红丢了工作,在北京城里漂,好几个月没找到工作,后来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录用了她。她接受了第一次的教训,把自己封闭起来,除了工作不和任何男人接触,下班后把自己关在租来的一居室内。她的工资是够用了,六千块扣除房租一千块和寄回家的一千块,还剩四千块。她添置了几件像样的衣服,还买了皮鞋和化妆品。

可树欲静而风不止。一晚她去一家常去的快餐店用餐,遇见了在她公司做社会实践的金坤,他就坐在她身边,跟她打招呼:“你好!”“你好!”她也礼貌地道了声。“听口音你好像也是湖南人?”他说。她点点头。“哎呀,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!”他激动得放下筷子,朝她伸出手。人家这么真诚直爽她能不理人家吗?便也放下筷子跟他握了手。

用罢餐他说:“我们一起散散步怎么样?”她婉言拒绝:“对不起,我电脑还开着,要上网呢。”“噢——那我送送你。”她忙说:“不用,不用,谢了。”便加快脚步走了。没想到他跟在她后面!她到了租房的地方站住了。“原来你住在这里。”他边说边朝前走去,“我不是要跟着你,是顺路。”他的解释令她哑然失笑,觉得他很诚实。

以后他们几乎天天晚上在一起用餐,习惯地坐在一起。日子一长,两人很自然地话多了起来,因为家离得很近,所以谈得很热络。金坤实践结束要走了,对她说:“我们做朋友怎么样?”她一听吓得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行,不行!我比你大两岁呢!”“年龄不是问题。你就当我的姐姐好了。梁红,咱们都属北漂一族,又是同乡,做朋友能一起说说话,解解闷,有什么不好呢?”他说得那么诚恳令她感动,竟忘了那条防线,不觉点了头。于是他把自己网上的QQ号告诉了她。

于是他们晚上在QQ上交谈,谈家乡,谈理想,谈工作,谈人生,越来越觉得双方的性格爱好相似。每逢周末的傍晚金坤都过来,仍然和她一起在那家快餐店用餐,然后送她回宿舍。一次金坤问:“你什么时候能请我去你那里坐坐?”她害怕得心“咚咚”直跳,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她可再受不起男人的伤害了!见她不言语,他说:“怎么,怕我把你吃了?”她忙解释:“不,不是的,单、单身男女在一间屋,被人看见总、总不太好吧?”她说话都结巴了。

“哈哈哈哈``````”他不由大笑,“都二十一世纪了,你的思想还这么封建,我真怀疑你是外星人呢,难道你以后不嫁人了?”“以、以后是以、以后的事。”“好吧,你放一百个心,我是不会勉强你的。梁红,你真纯洁,看来你大学时没谈过恋爱。”“是的。”“像你这样洁身自好的女孩,现在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。”

这晚她失眠了,金坤的话一直萦绕在心头,是啊,难道自己这辈子真不嫁人了?看来不太可能!家里几次来电话都问她有没有对象,父母希望她在北京组建家庭。她考虑过,目前金坤确是她最合适的对象,既是同乡,又一起在北京打拼。如果和他结合是最理想不过了!可她已经不是少女之身,男人最忌讳新婚夜发现妻子不是处女!在他们乡下至今还保留着验红的风俗。

这年他们一起回家过年,坐同一列火车,到了长沙后两人分手。她怎么也没想到大年初三的早晨,金坤会上她家来!他是一路问讯过来的。当听到敲门声,她开开门时,一下呆住了!只见金坤提着大包小包,笑盈盈站在外面。“怎么,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人家已经到家门口了,能不让人家进去吗?她只得把他请进屋。没等她介绍,金坤已经“伯父伯母”热乎乎地叫开了!乐得她爹娘笑眯了眼,忙沏茶煮点心。

她妈把她拉到一边,责怪道:“你怎么不透点风给我们?有男朋友是好事,现在搞得我们多尴尬?”“妈,他不是``````”“什么是不是的?既然上了咱家的门,不认也得认!”她爹要出门买菜,被金坤阻止了:“伯父,菜我都带来了,也不用你们忙,我什么都会。”说着挽起袖管进了灶间,“梁红,来,给我当下手。”他居然指挥起来,随便得像在自己家里。她妈忙推推她:“快去呀!”梁红只得红着脸过去。

“你怎么电话也不打一个就来了?搞得我这么狼狈。”她责备他。“想给你一个惊喜啊——怎么,不欢迎我?”“你让我对父母怎么说?”“就说是男朋友呗,难道我们不是朋友?”她一时语塞,最后说了声:“你坏!”“坏好啊——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?”她拿他真没办法,又脱不开身,他一会儿要盐一会儿要糖,一会儿要辣交一会儿要味精,忙得她手脚不停,他还不时朝她扮鬼脸!

梁红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厨艺竟这么好!由衷地夸奖:“看不出你还有这一套。”

“是跟我当厨师的舅舅学的。我舅舅说,有这本事就能抓住女人的胃,不怕女人跑了。”他说这话还狡黠地笑笑。她脸腾地红了,但从心底里喜欢上他了!

不到一小时,一桌丰盛的菜肴端上了桌,她爹妈看得目瞪口呆。“姐,你的眼光真好,怎么给你找上这么有本事的对象!”她妹妹咽着口水说。“吃,吃!”金坤指着菜说,“伯父伯母,你们以后到北京来,就可以享口福了。”他说这话就像已经是二老的女婿了。“中,中。”她爹妈笑着连连点头。很快邻居们都知道梁家大女的女婿上了门!下午便接二连三地来看望。金坤大大方方地跟他们打招呼,梁红却窘困地羞红了脸,心里清楚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!

傍晚金坤要走了,她爹妈舍不得,可他说家里有事明天还要招待客人,于是二老要梁红送送他。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,到了汽车站也都沉默着。汽车来了,金坤丢下一句“我是真心的,咱们回北京后商量买房的事。”的话,便抬脚上了车。望着驶离的汽车,梁红的眼眶湿润了,他的真诚令她深深感动,第一次体会到恋爱的甜蜜,痛恨和傅平那混帐的事!如果真要嫁给金坤,那她该怎么办呢?心里又蒙上了那层阴影。

她比他晚回北京,他去火车站接她,见到她的第一句话:“我去了西环的几家房产公司,看了几个楼盘,觉得我们有能力买下那里的房,我有十多万元的积蓄,加上我父母支援我的十多万能交首付了,这个星期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好吗?”

他已经计划买房子了,她心里自然高兴,但一想到那件事心里沉甸甸提不起劲。“你在想什么?我在问你话呢。”“噢,噢,好吧。”她敷衍着。“记住了——星期天上午九点,我在地铁站等你。”

这天下班她路过一家医药商店,被门口的一则广告吸引住了——“还你一个处女身!”她不觉站住了,思想斗争了好长时间,终于推开店门走了进去。“请问你要什么东西?”一位营业员小姐迎了上来。“我``````我看看。”她目光停在跟贴在外面的那则广告一样的柜台前。“你要这?”小姐问。她点点头,脸红到了脖子:“是、是人家要我替、替她买、买的。”小姐笑了:“哪有啥?现在买这东西的人多呢!”听她这么说,梁红才镇静下来问了价钱,买了后逃也似地走了出去。

回到宿舍她把那件东西打开来,认真看了使用方法,自言自语:“现在的科学真发达,处女膜也能造。只是不道德,太欺骗人了。”她摇着头,“唉——这是没法子的事,谁让人都这么虚伪呢?”

星期天她按时去了西环,金坤带她去看了房子,她很满意,于是定了下来。下一个双休日,她让他去了她的住处。他们破天荒没去那家快餐店,他说:“要还按揭买房的贷款,只能节约了。”他做了一荤两素三个菜,两人吃得有滋有味。

他很规矩,坐到傍晚就走了。

不久他们拿到了房子,便去民政局开了结婚证明。金坤提议:“我们暂不装修,结婚也不铺张,去苏杭旅游好吗?”“我也这么想。”她赞成说,“既节约又浪漫。”两家的大人都通情达理,体谅他们的困难,同意他们旅行结婚。在杭州的一家宾馆里,他们同床共枕了。

销魂的一刻过后,金坤忘情地说:“红,你太美了,让我尽情享受到了男欢女爱的快活。”“可、可是我``````”他用手堵住她嘴:“别说,别破坏了我们的情绪。红,你我都大学毕业不久,又都从农村来到北京,涉世不深难免会吃亏。但我们都很纯洁,心地善良,勤奋刻苦,我相信一定会有美好的将来,会成为新北京人的,而且还会有可爱的宝宝,会``````”

“坤,你真好,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!”她抱着他哭了,哭得淋漓酣畅。因为她没用那东西!不想欺骗真心爱自己的丈夫。可他竟一点不嫌弃她,她感到幸福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